第九章 我救你们,谁来救我!

原生之地 懒得不吃鱼 3457 字 4个月前

(用你们点订阅的手,弄死我吧。。。)

嘤嘤嘤。。。。

以上不记字数

朴汴对生化危机电影没什么特殊爱好,但也是看过,也仅限看过。他只知道现在自己正在经历的应该是第四部,战神再生。

这部战神再生对于朴汴来讲,就只是一部勉强过得去的爆米花电影。

片中的**oss威斯克,能瞬移,能回血(吸人),普通子弹基本免疫。看上去各种狂拽酷炫吊炸天,结果开打不到5分钟,居然被爱丽丝的散弹枪打倒在地挺尸装死!!

虽然没死,但是最后居然被打得只有偷偷开飞机跑路,还被炸成了渣渣。。。

你tm在逗我?门~

→_→

这么捞的boss,真的是跌破boss界的智商下限。

而这个监狱,就是电影中关押克莱尔的哥哥克里斯锁在的监狱,也是整部电影中导演竭尽全力让爱丽丝耍帅的重要场景。

朴汴抬眼扫了眼天台,没有发现飞机降落的痕迹,那么现在就应该是处于爱丽丝到达这里之前的剧情,只是不确定是什么时候。

黑人大兄弟卢瑟好像对朴汴很有好感,将自己随身的一把手枪给了朴汴。

“嘿,朋友,在这里没武器可不行,接着!”

还没反应过来,那半透明字幕就及时出现在朴汴眼前。

【沙漠之鹰加强型号:vii型】

【装弹量:13发】

【枪口初速:402m/s】

【弹药:普通0.50英寸枪弹】

【攻击力:28点】

【射速:慢】

【评价:e-。垃圾中的精英。】

老实说,枪这种东西,本来就是大部分男人很难抗拒的东西之一,何况还是朴汴本就很中意的沙漠之鹰。

枪体光滑,说明卢之前瑟保养的不错,整把枪给人一种厚重感,这是朴汴第一次摸到真枪!

“喂,那边的新人!”

天台上看着大胡子他们干活儿的其中一个求生者朝朴汴喊着。

“有事?”朴汴收好枪,小心翼翼的靠近他们,现在他是谁都不敢得罪。

“嗤。。”几个求生者看着朴汴那么怂的样子,嗤笑一声,很不客气的拍着朴汴肩膀。

“唉,新人,看见那些搬东西的剧情人物没。”一个叼着雪茄的白人,用他那好比健美先生的手臂放在朴汴身上,用脸示意了一个方向。

朴汴跟着看过去,才发现他说的是金玉堂和大胡子那些人。

(他们是,剧情人物?!!)

一道惊雷在朴汴心中突然炸响。。

大胡子他们是剧情人物,

那我,

是什么???

朴汴惊奇的偷偷扫了眼这几个求生者,心里狂跳。

(这些人好像根本不是认识真正的剧情人物!!)

(或者说,他们根本,就没看过这部电影!!)

朴汴暗暗吞了吞口水,自己,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那健美先生继续说着,“我们要下去捞些好处,等下你就在这上面看着他们,不要让这些人乱走就行了。”

他缓缓盯着朴汴,“你,明白?”

“明白。”

看来这些人是被那天小战爆出的箱子刺激到了,都想着捞好处去了。这几个人被安排在这让他们看着他们所谓的“剧情人物”,没有任何好处,心里自然不忿。

只是他们不知道,朴汴这个“同类”,跟他们不一样!

那几个求生者走了,消失的很快。

在几个求生者下楼之后,那边的“剧情人物们”便蠢蠢欲动,似是围在一起商量着什么,不时还朝朴汴这边看一眼,最终,那金玉堂像是代表一样,朝朴汴走来。

(呵呵,这就,有意思了。。。)

朴汴坐在一堆废铁上,看着他靠近。

金玉堂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身高修长,人长得白白净净,带着幅眼镜,略显斯文,如果一定要用个名人来形容他的话,就是带了幅眼镜的霍建华。

自身有能力,还是富二代,长得又帅,智商也在线,从船上到现在,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大的毛病。

e=(′o`*)))唉,

朴汴暗暗叹了口气。。

苏兰仙喜欢他这样的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金玉堂小心翼翼的靠近朴汴身边,没了在之前船上那神采奕奕的气质,看来也是受过那些求生者的照顾了,全身也不太干净,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摸出一包烟给自己,表情有些不自然,这好像是,

在讨好自己!!

呵!

情敌讨好自己?

还有比这个更能让人暗爽的吗?

(当然,我知道你们会说有,但我这个是正经小说,不会有那些奇怪的东西出来o(n_n)o)

朴汴靠在墙边,也不客气,顺手接过,自顾自点【】上,也不给他。

“额,那个,朴汴兄弟,你是怎么加入他们里面的?”金玉堂有些期待的看着自己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自己跟他们的身份不一样。

只是朴汴没想到他竟然认识自己!

要知道自己从上船到现在,可是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。这可是他们俩之间的第一句话!

(大家能想象自己跟情敌说恭喜的情景吗,还是当着喜欢的那个女人的面的那种)

“不知道。”

朴汴没打算说出原因,要知道自己现在不仅对于那些求生者来说是个异类,现在的自己对于金玉堂这些人来说,更是异类!!

“额。。”金玉堂貌似被朴汴的回答噎地说不出话来,缓了半天,才小心翼翼的开口。

“是这样的,朴汴兄弟。我们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,好像来到了生化危机的电影世界,这部电影看过的都知道,丧尸都进化到会打洞游泳了,这个监狱终究是守不住的。。”

“所以?”朴汴表情没任何变化。

朴汴倒是很好奇他想说什么。

金玉堂看着朴汴有些油盐不进的神态,咬了咬牙,很是凄苦道,“朴汴兄弟,如果那些人到时候发现这监狱守不住的时候,肯定是不会带我们这些人走的,甚至还很有可能让我们殿后。朴汴兄弟,希望你还能看在我们还是一类人,大家跟兰仙那么多年同学的份上,救救我们!”

朴汴看了眼在自己面前低声痛哭的金玉堂,貌似他哭了半天也没哭出什么东西来,扯了扯嘴角。

朴汴发现这戒指还是有用的,起码让自己耳聪目明了不少,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,都知道了不少。

一类人?

呵呵。。

如果是没带上这个戒指之前话。

现在这个戒指想脱都已经脱不下来了,它就像是嵌进了自己的皮肤里,跟自己融为一体了。

朴汴很怀疑哪怕就是自己的手断了,那戒指都不会掉。

很奇妙的感觉。

金玉堂哭了半天,发现朴汴根本没理会自己,居然在放空!

他有些尴尬的擦了擦脸,一时僵在那里。

烟雾在空中飘散。

“我尽量。。”

不管怎么说,那些人都是自己的同学朋友,前提是如果自己有那个能力的话。

朴汴呼出自己的任务系统,强行处死四个大字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自己身上。自己却根本不知道任务是什么,如果有个目标,哪怕再难完成,也有个可以努力的方向。

但是这样全是问号,搞得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看了一眼任务时间,32小时11分,这已经是朴汴第二次生命进入倒计时了。

叼着烟,望着远方,似乎连金玉堂什么时候走的朴汴都不知道。

呵呵,

我救你们,

谁来救我?

金玉堂回到了人堆里,他隐晦的扫了眼抽着烟的朴汴,带着人堆走到墙后,拐了个拐角,

“怎么样!”一人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“他只说尽量。”

“呵,忘恩负义!”一人撇嘴骂道。

“人家好像不欠你什么,大难临头各自飞呗,很正常。”有人本身就没报什么希望。

“这些人好像都有超能力,我刚刚看见一个女人用魔法了!”有个人震惊到。

“什么?”

“真的吗!”

。。。。

“好了,别tm吵了!”大胡子低喝一声,对着金玉堂道,“金,有没有可能骗他过来,逼问他怎么做到的。”

“可以试试。”金玉堂摸了摸下巴,沉声说道,“不过我不保证他会说。”

“没关系,只是问问而已。”大胡子脸上露出阴狠之色。

“现在开始,大家有机会就找找有没有其他出路,求人不如求己,活路,还得我们自己找!”

两墙之隔后的天台护栏边,朴汴悠然的丢下第三根烟头,看烟头的数量,就说明他已经在这站了有段时间了。

偷听这些人的说话,是必然的。

不说这些人神神秘秘的把卢瑟那几个真正的剧情人物当瞎子看待,就凭同类两个字就想让朴汴认可他们是同伴,实在是有点太天真。

别说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个异类的朴汴,哪怕是之前的朴汴都不会那么容易对人产生信任,真当朴汴那么多年是白混的了。

何况那金玉堂还是朴汴的情敌!

真tm当我忘了?

“真是,天真。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