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我们不一样!!!

原生之地 懒得不吃鱼 2985 字 4个月前

节日快乐,发第二章表示庆祝

-_-||

动动你的手,活到九十九,点一个订阅,什么都不缺

【完成救援任务】

【tl998998求生者需支付给tl1008611求生者500蓝币】

【tl998998【】求生者选择延时支付。】

幸好朴汴想起来了。

当朴汴回到地下室看到小战的时候,他的两只手臂已经被丧尸咬掉了。

如果不是朴汴赶到的及时,估计到时候小战就真的连渣都不剩了。

“你tm怎么现在才来!”小战有些气急败坏。

“我说,你现在有空发牢骚,你不想想怎么先处理你的伤?”

朴汴一边清理只有几只的丧尸,一边问道。

也不知道怎么的,明明已经被丧尸冲了进来的监狱,地下室居然没几头丧尸。

(朴汴不知道金玉堂那些人将很多丧尸引到天台去了)

秦龙那些人最终也没直接杀了小战,而是将他禁锢在这里,让他自生自灭。

“只要我能撑过这个任务到结束,我就能回复断肢,我也不会变异!!!”

“为什么?”朴汴完全不能理解。

“你tm真的是新人吗?回到天蓝之后,花点蓝币就行了!!”小战是真的气急败坏了,都这时候了,你tm跟我纠结这个?!!

“ok,ok,不过希望你能止住你那些血腥味,跟我来吧。”

朴汴当先走出地下室。

老实说,朴汴现在很惊讶。

因为当朴汴跟小战进到防爆车里的时候,居然发现这里完全没有人在之前来过的样子。

地上满是灰尘,朴汴扫了一眼,只有三道脚印。

要知道原著中这里是克里斯出来之后第一个带人来的地方,他们是在这发现这防爆车没有发动机才在之后,才另找出路的。

难道因为剧情改变了,所以他们没来过这里?

朴汴不清楚,他现在只是靠在边上,略微打开一点点观察口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“这是小战,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死的求生者。”朴汴不忘给早就进到防爆车的言倾城介绍着。

“我叫战神,战神!还有,我tm绝对不会死!”小战靠在一旁,望着自己的断臂嚎叫着。

他却忘了朴汴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跟他说过自己和言倾城的名字。

防爆车里渐渐安静下来,除了小战时不时的低声痛呼。

朴汴看任务时间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。。

终于,在朴汴期待的眼神中,

一道突兀的光柱竟然照进已经封闭的防爆车里,径直的照射在小战的身上!

这是,

什么?

虽然已经有些心理准备,

但朴汴跟言倾城还目瞪口呆的看着仿佛正在沐浴着圣光的小战!

不能理解啊!

小战也像是见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,惊讶的张着大嘴,死死看着两人。

“你,你,你们!!!”

此刻的小战就像是上天的宠儿一样,全身沐浴着光芒,仿佛天使降临!!!

但是,

朴汴言倾城却没有!!!

他们两靠在一边,完全身处黑暗之中,与小战形成鲜明的对比!

小战惊恐的望着朴汴,像是看着什么怪物般,在光柱中缓缓消失。

看着小战像是飞升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,朴汴怒捶防爆车的钢门,厉声道,“我们tm的真的是异常!”

此刻朴汴终于确定!

“什,什么?”言倾城也被突然消失的小战吓到了,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他们的任务是生存,还有其他的,而我们两的主线任务却是,杀丧尸!”

“为什么,会这样?”言倾城一直以为之前那些求生者都跟自己一样,而她自己也只是以为自己只是个普通的求生者。她没有像朴汴这样接触过那些求生者,也没有任何信息来源,自然不知道自己是个异常求生者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朴汴苦笑,“但我们两个是异常求生者这点最好不要让人知道。”朴汴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,但是他知道这不是好事。

不管是什么人,或者是什么动物,当你是一个庞大群体之中的唯一一个异常,不仅会受到那些自认为是正常分子的敌视、打压、歧视、、恐惧、隔离等等处境,还很有可能被那些人切片研究或者被直接消灭。

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!

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言倾城慢慢接受这信息。(成为求生者这样的事都能接受,何况只是成为个其中的异常)

“再等等。。”

“等什么?”言倾城的眼眸在这一片漆黑的防爆车内,也异常明亮。

“等它们进得足够多!”

朴汴递给言倾城一个起爆器。

朴汴已经完成了支线任务,得了个奖励,但是言倾城却没有!

他不知道如果没完全支线任务,惩罚是什么,但看自己得到的奖励来推测,一定不会是强行处死。

不然完全不符合收益的危险性。

当你玩网游也好,还是做其他工作也好,任何任务完成之后的收益,基本上要符合玩家在这个任务里付出,不能相差太多,得要让玩家觉得值得。

如果收益跟付出的代价差距过大,那谁还会去接受任务。

比如让你给人送个包裹,半个小时的路程,送到之后给你一毛钱奖励,你愿意去做吗?

这就是付出与收益不对等。

当然,他们现在不是在玩游戏,但是,也没差得了多少,只是可能死了,就真的死了。

防爆车外那卷帘门发出霹雳卡拉的冲撞声,这是有丧尸在撞门。

透过观察口,能听见那剧烈的撞击声。

“还不炸吗?”

“在等等。”朴汴咬了咬牙。

“夸啦啦。。。”

一阵金属落地声,那薄薄的卷帘门没撑多久,便轰然碎裂。

“朴汴!!”言倾城急切道。

“3,”

“2,”

“1!!!”

两人同时按下起爆器。

之前朴汴去救小战的路上,便悄悄的在监狱的所有支撑柱上贴满了c4塑胶炸弹,虽然这样的威力肯定炸不倒整个监狱,但是如果炸药足够多呢?

要知道朴汴跟言倾城两人都是装满了整个戒指空间的炸药。

轰。。。轰。。

哪怕是在有些封闭的防爆车里,都能感受到外面爆炸传来的阵阵晃动。

外面突然吹进一阵灰尘,朴汴立马关上窗口,但紧接着那震动感越来越强烈,不时有石块砸在防爆车的车顶。

地面上传来的震感越来越强,朴汴知道是成功了,但是由于这间维修室离监狱实在太近了,此刻就像是地震的正中心,风暴的风眼!

此刻两人只能祈祷,那倒塌的监狱不要向自己这个方向倒!

哐。。。

越怕什么来什么。

像是一整面天花板落在车顶,将这个全金属的防爆车直接压扁,言倾城跟朴汴根本来不及反应,双腿便被瞬间压成肉糜。

“倾城!!!”朴汴来不及痛呼,看着已经闭眼的言倾城。

言倾城跟朴汴的位置不一样,她伤得更重。

她被压没了整个下半身!

朴汴急忙手忙脚乱的给她惯着还剩一瓶的回复药剂。(朴汴之前又用了一瓶)

【求生者肢体受到伤害!】

【状态:急速失血中】

【生命值:119、116、113、、、】

每秒3点的生命值流失,以朴汴现在的状况根本撑不过40秒就要死!

40秒能做什么?

朴汴不知道,他只是缓缓靠近言倾城,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“该做的已经都做了,你tm不要骗我,战神!!!”朴汴在心里呐喊。

之前小战说过,只要完成任务,回到天蓝,就能回复断肢,连尸毒都不怕!

防爆车里被压的只有一点点空间,不到一会儿朴汴便昏迷了,只是他昏迷前,好像依稀看光束,

照在自己脸上。。。